您的足迹:首页 > 今日新闻 >4年多了,刘鑫该为江歌案赔偿吗?负伤的母亲还在奔走

4年多了,刘鑫该为江歌案赔偿吗?负伤的母亲还在奔走

  惊觉间,“江歌案”竟然已经过去了4年多了。

  对于“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”的视频,看完了,心更塞。实在很难承受,到底需要多少的勇气和爱,才能面对一个充满着人性之恶的世界?

  

  但是,还有一个严峻的问题是:如果这次审判不能让刘鑫付出代价的话,那么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人效仿?

  或者说,在潜意识里面,那些备受生命威胁的时候,一个女生(或者男生)都是可以拉着自己的闺蜜(或者挚友)来挡刀子呢?

  

  事情回到2016年11月。年仅24岁的日本女留学生江歌,在东京自己住所的公寓门口,被好友刘鑫的男友陈世峰残忍杀害。

  这件事被报道出来之后,舆论纷纷,从最初的疑点重重,到今天一层层剥开,让人看见一个非常惊悚且后怕的社交关系。

  

  对此,有不少网友愤慨地说:“如果刘鑫这样的人都可以安然地活着,那么以后我们的孩子谁还敢正常地社交?怎么知道对方心怀鬼胎?或者是一不小心就拉自己去替死呢?”

  似乎进入到一个难以解释,又十分脆弱的社交关系网中。以一股正气坦然面对危难的女孩江歌,却为了好友的情感问题丧命,这样的结果当然无法预知,但是仔细想来,这一切似乎又是在冥冥中任人摆布一般。

  

  这次庭审听起来很无力。但是也提供了很多重要的线索,原告律师还原了江歌遇害前的10小时,并且此次庭审的辩论焦点主要是“案发前刘鑫有没有向江歌告知潜在风险”,以及“案发时刘鑫是否把江歌反锁门外,有没有及时给予救助”。

  

  基于这些问题,更多案件核心细节得以曝光。从提供的这段视频显示,刘鑫打工同事(林先生)的笔录中提到,“刘鑫当面向陈世峰介绍林某是她的现男友”,此时被激怒的陈世峰已经显现了杀机:“如果你和他好了,我会不顾一切。”

  刘鑫非常了解陈世峰的行为模式,也多次表达对陈世峰暴力的担心害怕。

  

  问题是,既然她在回家的过程中已经明确知道陈世峰已经埋伏在江歌家附近,她非常恐惧地寻求江歌的帮助,并且还让毫不知情的江歌深夜在地铁站等待自己一起回家。

  很明显,这些都是在让无辜的江歌分担了已经来临的风险。因为不知情,以至于善良的江歌只是觉得这两个人的情感出现问题,还是能够私自解决的,但令她猝不及防的是,刘鑫不仅不给江歌开门,甚至还把马上进门的江歌“推出门”。

  

  记得陈世峰的法庭供述是:“即将进入房间的江歌被刘鑫从里面推出。随后,刘鑫将门从里面锁死。”

  听到这个细节,不少网友表示惊慌。

  

  有人说:“陈世峰的杀人动机这么明确,就是因为受到了刘鑫的刺激。如果没有刘鑫激怒陈世峰,江歌不可能死,所以我最同意是刘鑫置江歌于死地的。”

  昨天,江歌母亲江秋莲和律师首次公布一段13分钟的视频,还原了江歌遇害前10小时的经过,报警电话曾录下江歌最后一声惨叫,细节令人痛心。律师继续梳理了一个事实——江歌遇害时,刘鑫所想的,不是如何对江歌施以救援,而是首先咨询自己的法律责任。

  

  这起因为人性中的自私、冷漠导致的结果是:最终江歌因为失血过多而死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首先咨询自己的法律责任”这一点,是在案发一年后,刘鑫在网络上与“冷眼萌叔”的对话中,得到了本人亲口证实——

  她在两次报警电话的间隙,曾打电话给打工店的日本老板,就法律责任一事进行咨询。

  

  也就是说,在警方到达前,刘鑫都没有拨打过急救电话119,也没有对江歌采取过任何施救措施。

  因此,这样的朋友算是什么朋友?哪怕是陌生人看见了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,不该先救人吗?然而不是,刘鑫用自己实际行动证明,江歌替她挡刀是多么愚蠢的事情。也让我们觉得,人性中的自私,撕下了友谊的光环。

  

  还有一个细节是,陈世峰的辩护律师中岛曾经问过刘鑫,是否记得她曾在案发当日向警察供述江歌从外面给锁上玄关门了。

  刘鑫承认她说过那样的话。

  中岛又问刘鑫是否记得同年12月7日,她在东京地方检察厅说记不大清楚门是否从外面被锁上了。

  刘鑫回答因为她试图开门3次,所以在没有证据证明那个门真的被锁上的情况下,无法做出那样的供述,所以回答了不知道。

  中岛继续问刘鑫,玄关门被关上后,江歌把门锁上,并把钥匙放进包里,又拉上包的拉链,你认为江歌有那样的余力吗?×

  这个问题,可能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了。

  

  再看“刘鑫该不该为江歌案赔偿?”的问题,简单说,可以概括为良心的债务。

  只是当刘鑫没有意识到她有什么过错,或者罪孽的时候,网友们再着急也是没用的。因为承认罪,是需要付代价的,也可能是比较重的刑罚,所以刘鑫干脆什么都不参与、不说话,兴许在她看来是最好的自我保护。

  殊不知,这个案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是孰非。

  

  “江歌案”的代理律师黄乐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本次起诉刘鑫(刘暖曦)的主要理由为:被告刘鑫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陈世峰对江歌的故意杀人行为,但刘鑫对江歌死亡存在不可推卸的重大过错。

  律师黄乐平说:“江歌的遇害是由于刘鑫的过错导致的,江歌虽然是陈世峰杀死的,但是如果没有刘鑫的过错,江歌是不可能被杀死的。”

  很遗憾的是,自古法律无法审判道德。

  

  尽管江歌母亲江秋莲起诉刘暖曦(原名刘鑫)生命权纠纷一案,轰动此时,但是我们最为关注的结果,可能会成为压垮我们善良底线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“江歌案”仍旧是甚嚣尘上,凶手陈世峰在日本获刑20年,而刘鑫呢?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?

  

  当然,我也明知道其实在网上说什么,都没用,但还是想要唠叨,哪怕一些“胡言乱语”也好,真心觉得,善良的人,不该被这样残忍对待。

  我可能说的,还不只是江歌。

  (注:图片来自网络,谢谢)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(0)